日记网 >> 文库


每当我想生气时,就会让自己想想这些


更新时间:2017/3/13 22:45:00??点击率:754??手机版


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模特培训哪家好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modelschool.cn/

久久健康网,任丘老地方,邰智源模仿李春姬

??吵架,还不单是在网上,基本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。除了法庭或辩论会,否则,大多数争执,没有裁判,没有平台,没有胜负标准可言。你说a,他说b,你说c,他说d。看客插嘴,头绪千万。到最后,比的是谁粉丝多,谁体力好,谁脸皮厚能够屹立不倒。遇到吵长架,还得牵肠挂肚,偷偷订阅对方的信息,每天偷看对方的动态。如此随时剑拔弩张,像刺猬随时得亮着刺防大灰狼,很累人。
????绝大多数争端,都始于概念碰撞。相对高效率的方式,是彼此陈述意见,说清了,就好了。争端到后来,若非有一方偏颇,基本会是求同存异的问题,比如我爱吃咸豆花,你爱吃甜豆花;我爱吃咸豆花是因为我小时候妈妈总做给我吃,你爱吃甜豆花是因为高考之前猛吃所以上了瘾... ...大家把话说清楚了就好:得我知道了,那就我吃甜的腻吃咸的,再见了您呐。
????然而会变成争吵,是因为大多数争端,一旦被哄上了擂台,就骑虎难下了。小到街坊邻里,大到网络社区,九成九的争端,都是这么起来的。一两句话就可以结束的事,因为得满足看客的热闹情绪,生怕“现在认怂了一辈子抬不起头”,就生上气了,就龇牙了。
????许多动物,一紧张就会膨胀自己,制造自己很强大的假象。不是为了战斗,而是为了吓退对手。同理,许多凶相,许多青面獠牙,不是为了战斗,恰恰是为了恫吓以便避免战斗。
????许多争端,都是从此误解开始,而被看客哄抬起来。
????也因为看热闹不怕事大党的存在,我有个习惯:如果我真讨厌一个人或一件事,那就会尽量避免提起。因为在这个时代,提起了,就有争端,有是非,有注意力;在这个时代,多少事儿本来毫无意义,就因为有是非了,有人追着讨论了(无论是赞是骂),就起来了。注意力就是经济。你讨厌一个事,就更没必要为了口舌之快,特意给这玩意做广告了。
????想远一点。
????网上有很多事,很值得人生气。在我看来,四种人最可怕:
????觉得所有人都该像爹妈一样宠着自己党。
????好像你欠了他们似的蛮横伸手党。
????阅读理解能力低下党。
????无营养回废话找存在感党。
????这些人铺天盖地,很容易让人觉得生存环境甚为恶劣,必须骂几嗓子才能扫清雾霾,过过嘴瘾,驱散牛鬼蛇神,还我清凉境界。但冷静一点想,就会明白:这些货到底是少数。
????唯一靠史学着作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蒙森先生,说过古罗马有这么种职业:灰衣人。他们在街头巷尾大声疾呼,引得民众围观;他们口才卓越,谈吐入珠,会让那些口齿不清、笨嘴拙腮的罗马人丧失表达的冲动。久而久之,大家听见的民间言论,都出自那些口齿伶俐的灰衣人,而普通百姓则选择沉默与跟从。
????大多数民众,其实并不太参与到互联网的话题。他们平静的刷刷微信,看那些虚构的心灵鸡汤;他们平静的刷刷微博,转载那些搞笑的图片;他们说的都是网上传了几年的老笑话;他们用智能手机,却不太有兴趣去把玩系统;他们对于网上的黑话并不了解,在qq群里愿意使用些默认表情。在所谓“网络言论”里,这一部分声音是缺席的。他们平和、安静而温柔的过着自己的生活,从来没有考虑到“我们应该参与到互联网的话题,以表达自己的意见”。他们不参与到辩论的游戏,只会偶尔在自己的饭局里叹几口气说说世道民心,丝毫没意识到他们完全可以在网络论坛、社交媒体上表达一切。
????所以,网络上的民意为什么沸腾盈天,就是这个:愿意在互联网嚷嚷的人,都有更强的表达欲,以及更娴熟的辩论技巧。所以他们表达的民意,无论看去如何激烈澎湃,都只能代表一小部分人。
????这就像你过年时,跟一屋子亲戚吃饭,有一两位热衷时事的亲戚,会张牙舞爪,一方代表陈胜吴广,一方代表斯大林,说些天翻地覆的勾当,声音灌满房间,而其他亲戚在小声谈话,交流手机里的照片;你在房间外听来,会以为满屋子都是热血好汉,实则非也。
????现实是,这个时代,喧嚷和戾气确实张牙舞爪,但实际情况,并不像我们所见的那么夸张。如果被他们的言辞所障,就会一叶障目,于是自己也摩拳擦掌,跟他们一样嗓门大将起来——其实大大不值得。
????而且:
????人是无法完全彼此了解彼此的。因为语言的传达方式有其限制,因为各人的知识体系不同,因为各人的经历不同,因为每个人每天有86400秒,而其他人所见,最多不过其中标签般的一二。
????更因为,每个人,都会下意识的,不愿意去太过真切的了解另一个人。
????人类虽然自诩是理性的动物,但永不可能做到精确衡量。因为自身的安全感和优越感需求,人类总会下意识的把自己和他人,塑造成自己希望成为的样子。
????如此才产生了对他人动机的揣测,如此才产生了对他人状态的臆想,如此才产生了概念标签和幻觉。
????当你被他人这样标签时,当然不爽,但反过来,你也没法要求别人对你百分百的公平——没有一个人是你的父母,有义务对你那么真诚而宽容。没有一个人不在虚构和想象他人,只是许多时候自己不觉得。
????事实是,每个人都多少经历过这阶段。越是需要安全感和优越感,就越是宽以律己,严以待人,甚至不惜选择性无视掉许多细节,以便将他人完全捏造成自己想象的样子。如此才有了受迫害妄想症,如此才有了额外的愤慨和恐惧。如此才有了无数争端,比如“你说咸豆花好是不是因为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优越感”、“你不了解甜豆花的感受还是刻意忽略之”、“大家都说咸豆花好一定是他们组团来针对我”。
????这种做法不对,但其根源,其实还是各人的不安全感。
????每个人都在艰难的追求安全感和一点优越感。如果将心比心,就会觉得其实每个人都不容易,也无法指责——除了极少数大开明者,大家都是从自欺欺人的笨蛋一路走过来的。所以,说完“我喜欢甜豆花,我也明白你喜欢咸豆花,说清了就好,再见了您呐”,就行了——众生皆苦,大家都不容易。
????当然,最后,明明知道以上这些,却还是忍不住要动无明业火时,我就会想:
????还好意思生气?预备看的书看了没?预备写的文章都写完没?上次被几个约稿逼得手忙脚乱时的样子忘了吗?哪还有那么多时间?你是闲的吗?
????——众生皆苦,最苦的就是人生苦短。哪还有时间去忙别的?(文/张佳玮)
????


?上一篇:每一场相亲都像一场耻辱

?下一篇:七秒


推荐文章

学生日记吧